第083章 他该去看医生了 - 情人守则:霸道总裁狠狠爱

第083章 他该去看医生了

那道熟悉的高大身影,在钱思涵刚刚平静的心湖又投下了一颗巨大石子,令她顿时又凌乱了,再朝着朱鹤轩的方向望去,此刻他已经走远了,正背对着她的方向与人谈笑风声,不亦乐乎。 此时此刻,钱思涵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祷,希望卓烈炎不要注意到角落里的自己,只是事与愿违,当她再偷睨向男人的方向时,男人就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,那双鹰隼般锐利的眸正好也精准无误的朝她望来,与她的眸光在空气中相撞。 钱思涵瞬间感觉到了呼吸也停止了,美眸倏然瞪大,因为她看见男人迈开修长的腿,正大步流星的朝着她的方向走来。 怎么办?怎么办?他怎么突然就找到这里来了?钱思涵完全没有料到这个,所以惊讶程度不亚于见到了外星人。 钱思涵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,她也还没有完全的心理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,紧张的耷拉下脑袋,假装没有看见男人,心中默默祈祷他如果能在空气里凭空消失掉是最好的结果。 “有胆子在电话里嚣张,却没胆儿看我一眼吗?”卓烈炎的声音从女人对面的位置传来,男人已经在她同桌坐了下来,这也让她内心最后一丝侥幸荡然无存,眸底的光彩渐渐熄灭。 钱思涵缓缓抬头,对视人上男人的眼睛,他的那双黑眸如利鹰般尖锐,带来的强大压力令她不自然的咽了咽喉咙:“我又没做错事,为什么没胆看你?卓先生突然出现在这儿,不会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吧?” 卓烈炎微勾唇角人,如墨的黑眸带着巡视的警意,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略显不安的女人,空气中流淌着令人惶惶的气息,丝丝冰冷气息从对面的男人身上倾泻而出,钱思涵抿了抿唇,也安静下来。 男人的来意依然令她感到内心感到惶恐,背脊油升起一阵凉意,看似熟悉的陌生人,情绪变幻莫测,靠得越近,越让她无法捉摸透他的性子。 卓烈炎沉默不语,一言未发,眼神却犀利的令人浑身发毛,那眼神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,随时都可能将她一口吞噬入腹,钱思涵的心不受控制地再次狂跳,几乎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的感觉,她原本平放在桌面的的双手,十指交缠,紧紧绞在一起。 死一般的寂静,简直就是一种煎熬,卓烈炎不说话,鹰眸却是一直凝盯着她的小脸,眼底似能看见隐隐的怒火在翻滚,巨大的平静里酝酿着骇人的危险气息,仿佛藏匿着一只随时可能扑向她的恶兽。 “咳……”钱思涵故作轻松的清了清嗓子,眸光淡淡扫向男人,清楚看见他那两道炽烈的视线里充满了令人无法忽视的霸占意味! 钱思涵终于忍不住了,舔了舔略干的唇,轻声问了句:“卓先生特意来这儿……是有话要说吗?” 话未落音,她便已经先闪避的移开了视线,与男人目光对视令她感到强大的压力,空气中的气流也莫名变得凝重起来。 她原本以为男人会一直这样僵峙下去,不想卓烈炎在听见她的问话后,意外地勾扬起唇角:“为什么怕我?” 男人眉心微皱,慵懒的姿态缓缓环抱双臂在胸前,高深莫测的眸子打量着她,让人难以捉摸的深邃眼神让钱思涵不知所措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,清澈的杏眸闪过一丝惑色,他……突然跑来这里,难道就是为了问她这个? 钱思涵愣愣地坐在原位,看着他半天没说话,男人诲暗如深的眸光令她感到战栗。 “你不会以为……攀上朱家这门大户,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吧?你说朱鹤轩若是知道……你是我穿过的破鞋,还会对你那么殷勤么?”卓烈炎突然再度缓缓开口,唇角的邪恶笑意却是越漾越深,他一派优雅的翘起二郎腿,紧盯着坐在对面的女人,眸光就像是审犯人似的。 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高攀任何人,包括你……卓先生!”钱思涵感受到男人语气里的侮辱,流淌在血液里的清高傲气,又忍不住开始叫嚣。 “谁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,也许……背着我早就爬上了朱家大少的床也说不定,我就说你的床上功夫怎么长进了,看来背地里确实是下了功夫。”卓烈炎狭唇角挂着魔魅不定的笑,只是那笑容却是一丝未入眼底,在男人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底,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鸷。 “卓先生,你侮辱我可以,但请你不要侮辱鹤轩!你侮辱他的同时,难道对你自己……不也是一种侮辱吗?你真以为我钱思涵是那种人尽可夫的女人吗?”钱思涵是真的有些气愤了,睁着她那双漂亮的杏眸,狠狠的瞪向坐在对面的男人。 她带着怒意的情绪落入卓烈炎眼底,男人阴鸷的表情反倒舒展开来,紧蹙的眉头也微微松开,眼底的神色竟也同时柔软下来,他望着一脸怒容的女人,突然低笑出声,而他这突如其来的表情变化,却是让钱思涵的眸底更是蒙上了一层惑色。 “我并非毒蛇猛兽,只要你不要违反游戏规则,一切都有的商量。”男人突然轻轻飘来一句话,让钱思涵头皮一麻,那温柔的低沉嗓音,真的是从男人的喉咙里逸出来的么?这……完全不像是他的风格,与他平日的气场相差太远了。 “我自认为从来就没有违反过游戏规则,今天的事情……明显就是你要故意与我为难。”钱思涵看见男人的气场弱了下去,胆量也莫名的大了些,干脆捅破天窗说亮话。 卓烈炎薄细的唇邪魅的微勾,流露着无可救药的性感,他看似漫不经心地淡淡吐出:“只要你别给绿帽子我戴,今晚的事情……我就不追究了!” 钱思涵咬了咬下唇,心想她既不是他女朋友,也不是他未婚妻,更不是他的太太,算什么绿帽子? 不过,她也只是在心里默念叨叨,不敢吱声说出来。 卓烈炎此刻的情绪看起来似乎也稳定了许多,比起初来时那股汹涌的怒火,此刻脸上的表情要柔和许多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挂掉女人的电话后便一股脑儿的冲到这里来了,原本朱氏下的请柬他压根儿就没有兴趣,今晚的应酬还是卓夫人亲自来的。 可就在钱思涵在电话里拒绝了他后,他整个人的情绪莫名变得烦躁不安,满脑子浮现的都是她和朱鹤轩在一起的画面,就像是着了魔似的,最终他还是摁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,一踩油门飞驰而来。 “我突然……想带你去VIP室……”卓烈炎暗哑的嗓音传来,正端着果汁饮了一大口的钱思涵吓得噗的一口全喷了出来,男人不疾不慌的递过来纸巾,看着她无比狼狈慌张的清理着自己,眼底却是闪烁着饶有兴趣的欣赏。 “我可以当做你是激动的默许了吗?”男人醇厚磁性的声音里流露出淡淡戏谑调侃,这女人胆子有时候像大的装得下天,有时候却像只极易受惊的老鼠,一点点的动静就把她吓得三魂六魄都飞了似的。 男人幽幽逸来的调侃,得到的是女人赏给他的一记白眼,钱思涵被果汁呛到,一边清理着面前的残秽,一面剧烈的咳嗽,这样狼狈的时候还要被男人调侃,实在忍不住要瞪他一眼。 只是,她因咳嗽而涨得通红的小脸,映入男人眼底却是另有一番风情的迷人,他突然起身一把拽住她的手,不容钱思涵有半秒犹豫的机会,强拉着她拐进了熟悉的甬道,VIP室的大门大敞八开,卓烈炎扯拉她进去便反手锁了门。 随着门锁咔嗤一声紧锁的声音,钱思涵的心跳也随之加速,佯装镇定的瞪向男人轻嗔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 “干你!”卓烈炎鬼魅低沉的嗓音在她传入她的耳畔,粗鲁的字眼从他嘴里吐出来,竟也能让人感觉到优雅。 钱思涵先是一怔,紧接着便红了脸,为什么他永远都是那么饥渴,这不会……也是一种病吧!若真嫁给这种男人,只怕也是没有几个女人能吃得消,因为他那方面的精力……太旺盛了。 “卓先生,我建议你……应该去看看医生。”钱思涵红着脸,终于还是好心肠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顾虑,就算这事儿将来和她关系并不大,可是为了灵菲表姐好,她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提提。 对视上男人深邃眸光里闪烁的不解惑色,她清了清嗓子,带着几分羞涩,小心翼翼指了指他的下面,面露难色的又接着解释:“你那里……怕是有躁动症,估摸着就和小孩子的多动症差不多,你真的应该……去看看医生。” 这回,男人算是彻底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,敢情这女人想骂他是种马吧!却是含蓄的绕着弯子,编了个躁动症的词儿,还真是够新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