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4章 今晚放过她! - 情人守则:霸道总裁狠狠爱

第084章 今晚放过她!

卓烈炎岑冷的唇角慢慢勾起,眼底一闪而逝的趣意,只见他突然身体前倾,鹰般健硕的身身欺向钱思涵,磁性好听的嗓音幽幽传入她的耳底:“你就是我的医生,我今晚来这儿……就是找你治病来了,就治你说的这躁动症……” 呃!钱思涵完全没料到他接下来的这番话,面色微愣了下才反应过来,连连摇头:“卓先生要治病,只怕是找错人了,我可不是医生。” “听你刚才说得头头是道,我差点忘了你不是医生……”卓烈炎的唇角无限扩大,熟悉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,不禁让钱思涵下意识地后退,只是旧事重演,她背后紧抵着门板,完全无路可退。 钱思涵还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,前一秒还怒气汹汹,后一秒心情看起来似乎又不错,他这喜怒无常、深不可测的性格,还真是令人难以招架。 “卓先生,今晚……请你放过我吧!”钱思涵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可是带着微颤的嗓音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。 男人的大手看似漫不经心的轻轻撩拨上她披在肩膀的上的轻纱,她还来不得反应,便感觉到胸口传来的一阵凉意,而卓烈炎的眼睛却是落在她脖子上戴的那条项链上,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,眉头皱起—— “海洋之心?这条项链怎么会在你身上?” 如果卓烈炎没有记错的话,这次在南非的采购招标案里,有两样东西是卓氏错失的,其中就有这条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蓝色钻石之称的“海洋之心”,做为珠宝行业的数一数二的领军企业,错失了这条宝石项链确实是失误。 闻言,钱思涵也微微一愣,她倒是没有想到一条项链能转移男人的注意力,不禁也将眸光望向落在锁骨中央的那块澄蓝透亮的宝石,不得不承认它的切割成色,确实都太完美了。 “这个……是鹤轩让人送去我家的,不是我的。”钱思涵淡淡的解释道,虽然她不太清楚这条项链的价值,可是能让卓烈炎一眼注意到的,想必也绝非寻常物,价格一定不扉。 “又是朱鹤轩……”卓烈幽深的眸子因此不由一黯,更甚阴霾,唇角勾起淡淡讥讽的弧度,冷然地看着她:“鹤轩鹤轩,喊得倒是挺顺口,他和你之间的关系有我们这么熟吗?你见到我却口口声声都是卓先生……” 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气息,再一次将钱思涵重重包裹,她简直无法适应男人这般变化莫测的性格,前一句话都还好好的,突然从一条项链,就马上变了个人似的,让她感觉到骇人风暴即来席卷而来。 “卓先生自己应该很清楚,你和他……是不一样的,鹤轩是我的朋友。”钱思涵对视上男人眼底的怒意,只是她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在意这些?为什么总是会下意识的和朱鹤轩去做比较?难道是因为平日里在人商量中的较量太多了,让他在生活中也会情不自禁的去较量吗? “怎么个不一样?他在你心目中的是朋友,那我呢?”卓烈炎一直盯着女人的目光在这一刻竟然移开了,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横扫一圈VIP室,微扬的下鄂透着清冷的高傲,却是竖着耳朵在等待着女人的回答。 钱思涵的表情先是一懵,接着看似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,在她安静思考的时候,男人亦没有发出半点声响,似乎也唯恐会吵扰到她的思绪。 “鹤轩是朋友,卓先生你……我们之间除了用霸权交易来形容,我实在想不出其它词儿。”钱思涵说到这儿,嘴角扬起一抹冷魅自嘲,因为这个人交易对于她而言确实不公平,她只有付出,却无收获。 霸权交易!四个字让卓烈炎镌刻的俊颜即刻黑沉了下去,他冷笑,原来在她心里,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如此。 “什么叫霸权交易?!就是我让你现在脱……你就只能现在脱!”卓烈炎低沉沙哑的嗓音,透着不容拒绝的命令,那个霸道不讲理的男人又回来了。 钱思涵蹙了蹙眉头,清澈的眸子毫不闪躲地看着他:“你……是疯了吗?都说了今晚不行……” “刚才你不是说我们之间只有霸权交易吗?那么……女人,我现在来了兴致,你就只能奉陪到底!”卓烈炎的话落音,粗粝的大掌一把拽住女人的柔荑,单手轻轻松松便将她的双手梏桎到头顶,同时俯身倾向她,薄唇抵在她的耳根处吐出温温热气,炽烈而危险的气息不由令她身子一颤。 说完,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,他便将她轻松地拦腰抱起,这会儿钱思涵感觉到男人是动了真格,她也瞬间慌了,用力狠狠地捶打着男人的胸膛,却又不敢大声叫,只能低吼出声:“你这个变、态!放开我……” 她的叫声并没有令男人松手,卓烈炎的眼神透着噬人的炽烈,所有的冷静都被女人击散,紧箍着她身体的手臂越来越紧。 砰的一声响,在钱思涵的挣扎下,两人的身体双双撞到门板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更是吓得钱思涵出了一身的冷汗。 “别在这里……算我求你了,行吗?”钱思涵只感觉自己整个神经紧绷,真的快要被他逼得崩溃了。 钱思涵秀眉紧蹙,这种紧绷的感觉让她的身体也变得很难受,面色苍白的咬上下唇,唇间血丝隐约可现,她的反应不禁让男人的眉心也皱紧成团,她眼底清晰写满的恐惧,如同利刃插进他胸膛,竟会有种痛的快要窒息的感觉。 他这是疯了么?为什么会因为她那双楚楚可怜的眸子而心痛,哪怕是在看见鲜血从白灵菲的手腕涌出的时候,也不曾有过这样痛心的感觉,他这是怎么了?不会是不知不觉爱上她了吧?她可是害死云枫的人,他要做的只有报复,不是吗? 突如其来的念头,也让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卓烈炎瞬间清醒过来,不再等钱思涵开口,他已经主动松开了她,钱思涵整个人失去重心,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地,可是男人却连看也没看她一眼,一把拉开贵宾室的门,头也不回的长扬而去。 …… 钱思涵摔倒在地上,身体倒是不痛,可是心口却是痛得无法呼吸,她不懂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,完全没有丝毫的尊重,她是个人,而不是商品,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给过她一丝的尊严。 “思涵……”朱鹤轩焦急的声音从外面飘来,钱思涵也回过神来,这才急急从地上爬起来,幸而地上铺的是干净厚实的地毯,身上的礼裙也并没有弄脏,只是看上去皱巴巴的,她轻轻用手捋顺了,再拾起落在地面的轻纱,重新披回到肩膀上。 钱思涵暗暗深吸一口气,佯装平静的朝着门口走去,还未走到门口便对视上了朱鹤轩深邃的眸光,男人眸底闪过一抹疑色,将空无一人的VIP室环望一圈后,才问:“你怎么独自跑到这里来了?” 钱思涵脸颊微微抽搐两下,勉强牵扯出一抹浅笑:“宴厅里太吵了,我过来清静清静,刚才在沙发上躺了会儿。” 还是头一次,钱思涵说起谎来如此平静,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说的是假话,连她自己也被自己的表现惊到了,难道说谎这种事儿也是可以操练得越来越娴熟的吗? 朱鹤轩并未有疑,关切的看了她一眼,轻声道:“我看到你那几盘食物还在原处,也没吃多少,是不合胃口吗?” “不是,只是……不太喜欢这种应酬的场合。”钱思涵淡淡一笑,她真心觉得朱鹤轩是个好男人,他越是对她好,她心里就越是愧疚。 “我送你回去。”朱鹤轩突然开口,语气很坚定,温和的眸光漾着几分歉意:“都怪我不好,是我太自私,其实……我不该带你来这里的。” 他的这番话,也让钱思涵心里更难受了,连连摆手:“不不不,鹤轩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其实你今天……真的帮了我大忙,搁在心底一年多的心结,我终于解开了,我是诚心诚意的祝福朱苒苒和邱弘文,希望他们能够永远幸福。” 朱鹤轩盯着她的脸,认真的看了许久,唇角扬起阳光般灿烂的笑容,重重点了点头:“你能这样说……我真的很开心!也希望你在人生未来的道路上,很快也能收获到一份甜美的爱情。” 他的祝福却是正好戳在钱思涵的痛处,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,淡淡回应:“我现在还不想谈感情的事儿,过几年再考虑吧!” 闻言,朱鹤轩脸上的笑容也在瞬间僵滞,紧接着面色暗沉下去,疑惑出声:“思涵,你心里不会是还没有忘记……” “朱总,你不要乱猜了,我只是想在星光好好工作,这样才能回报你这个老板的厚爱呀!”钱思涵俏皮一笑,略带调侃戏谑的道。

下一篇   第085章 男财女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