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8章

男人冰冷冷的嗓音却不带任何情绪,在外人听来就像是说着别人家的事儿,可是听入钱思涵的耳底,却显然是赤果果的嘲讽。 白灵菲轻轻触了触钱思涵的手,压低嗓音轻声道:“炎他这人就是这样的,有时候说的话也并非有心,思涵,你别介意。” “我不会介意的。”钱思涵投给她一记安抚的眼神,其实有时候她真的很同情灵菲表姐,觉得她爱得太累,像卓烈炎这样的男人根本就配不上灵菲表姐,如果白灵菲能够找个温情似水的男人,该是件多幸福的事情。 “思涵,前两天玉兰姑姑才给我打了电话,让我一定要在公司盯着你每天中午按时吃饭,你呀……还真得找个人好好的照顾你才行,我看朱总对你还真是不错,前两天你加班他还特意安排了工作餐让人送上来……”白灵菲突然话峰一转,若有所指。 “你都说了是工作餐,那是人人有份的,干嘛扯到我一个人头上来。灵菲表姐,你若是再向着我妈,咱们以后就真的不能愉快的一起工作了。”钱思涵佯装不悦的瞪了她一眼,却看得出来不是真生气,她也知道灵菲表姐是为了自己好。 “好好好,我也不说了,反正啊……错过了这个村,可没下家店,朱先生是个难得的好男人,你自己好好斟酌。”白灵菲莞尔一笑,当她的注意力再回过来望向卓烈炎时,却发现男人已经扫光了盘子里的食物。 “我吃饱了,下午还有会议,你们慢慢聊。”卓烈炎镌刻的俊颜无波无澜,优雅地拿起餐巾拭去唇角的残滞,缓缓起身。 白灵菲显得有些失望,眼下她工作也很忙,男人却比她更忙,两个人在一起相聚的时候越来越少,这种感觉让人感到落寞,也不禁让她对他们的未来更加迷茫,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她想要的吗? …… 夜幕上,繁星点缀着黑夜,发出丝缕微弱的光芒,令人眩目的灯光折射出犹如七彩琉璃般的光亮,一派繁华的美丽。 钱思涵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最终还是拦了计程车去半山别墅,明天就是卓烈炎和白灵菲的订婚礼,她还真担心男人会在最后一晚出什么幺蛾子,只盼着他们能够先把婚订下,接下来婚期自然也就不远了。 整幢别墅坐落在得天独厚的优山美地之上,配合天然的山谷缓坡地势,形成了特有的新现代半山别墅风格,偌大的天然活水湖在别墅内动态流淌,园林景观设计独具匠心宛如一幅清丽的水彩画。 钱思涵按响了门铃,来开门的人是王婶,当看见钱思涵出现在门口中,王婶先是微微一怔,紧接着一把拽她进门,一脸紧张神秘模样,压低嗓音道:“思涵小姐你来得正好,我家老头子白天下山办事还没回来,可是大少爷他……今晚也不知怎么了,喝了好多酒,眼看着就要醉了,你能帮着上楼劝劝他吗?我……我这会儿还真是没办法了,本想打电话给夫人,可是又怕大少爷回头找我算帐!” 闻言,钱思涵微微一愣,喝醉了?如果他喝醉了,那她是不是现在就可以掉头走了! 可是转念再一想,明天可是他和灵菲表姐订婚的日子,如果他喝醉了缺席,事情岂不是闹得更大了? 钱思涵的眉头不由蹙得更紧了,为什么这个男人总不让她省心,如果她今天晚上没有来也就罢了,可是她偏偏此刻就站在这里,而且王婶眼底的紧张期盼也让她无法拒绝。 “王婶,您先别担心,我上去看看……”钱思涵犹豫不决,轻手轻脚的上了楼,王婶伸手指给她一间房门,示意她卓烈炎就在屋里。 熟悉的房门不由让钱思涵身子微颤,因为那个房门是属于云枫的,里面有他的钢琴,他的照片,还有每个属于他们兄弟成长的记忆,上次她在这间屋子里的时候,都看见了…… 钱思涵的脚步渐渐放慢了,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,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敲响了房门,可是半响也未听见里面传来动静。 终于摁捺不住,钱思涵的小手探向门把,轻轻旋转,房门打开,屋里只开着昏暗的壁灯,光线很暗,钱思涵看见一道暗影蜷伏在沙发边,就算视线不佳,她也能一眼认出那抹高大的身影是他。 不会是已经喝醉了吧?钱思涵皱着眉头走进去,沙发旁的茶几边倒落着不下十支的空酒瓶,昂贵的限量版拉菲,天啊,这男人还真是够奢侈,随随便便就被他喝了近千万。 “卓先生,卓先生,你醒醒……”钱思涵摇了摇男人一动不动的身体,却是注意到他的手心里紧紧拽着什么东西,原本以为是酒瓶,可当她再细细一看,原来是一幅相框,里面的主角正是卓云枫,那个带给他们所有人痛苦记忆的人。 当她从男人手里拿出相框的那一瞬间,卓烈炎突然醒来,条件反射的一把从女人手里夺回了相框,深凝她一眼,眼底闪过一抹异样复杂,当他的眸光再回落到相框上时,沙哑痛苦的声音缓缓逸出:“云枫,你这个坏小子,为……为什么要离开我们,为什么……要喜欢她……” 男人的嗓音透着少有的哽咽,这还是钱思涵头一次听见他如此痛楚的声音,也是头一回见到他如此无助的模样。 虽然他对她的态度一直很恶劣,可是钱思涵这一刻还是忍不住心疼,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触景生情,相框里的那张脸让她的心肠也变得柔软下来,不知不觉中伸出了手,轻轻探向男人的大手,她很想用自己的力量给他一些安慰。 “卓先生,你……你的手受伤了!”钱思涵握到一手的湿滑,她再睁大眼睛定神一看,竟然是鲜红的液体,此刻她才注意到,厚实的地毯上除了散落一地的酒瓶钱,还有破碎的玻璃杯,男人的手应该就是被碎片划伤的。 他真的喝醉了!为了避免二次伤害,钱思涵决定先扶他起来到沙发上,先帮他处理好伤口,再把地面收拾干净。 不试不知道,一试她才发现男人的身体真的很沉,她用尽全力才将他稍稍移动了分毫,显然光靠她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,钱思涵决定还是要搬救兵,她迅速走出了屋子叫来王婶帮忙,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将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搬到沙发上。 “王婶,还要麻烦您找来医药箱,卓先生受伤了。” “这个……严不严重?要不要去医院?”王婶一脸担忧,她已经知道小少爷出事了,现在卓家可就只剩下大少爷这一根独苗,马虎不得! “都是皮外伤,没伤到动脉血管,不碍事的,您只管找来医药箱给我,我以前念书的时候学过野外求生的课程,这些都只是基本的。”钱思涵一边说,迅速的打开了医药箱,看她的动作如此娴熟,也让王婶放心不少。 “思涵小姐你先照顾大少爷,我把这里打扫一下。”王婶环视一周,也不禁皱了皱眉头:“喝了这么多酒,想不醉都难!” …… 明明将一切都打理的妥当了,可是钱思涵最终还是没有离开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会放心不下这个男人。 手机铃声响了她拿过来一看,电话是白玉兰打来的,她刻意走到露台,压低嗓音道:“妈……” “多多,你去了哪儿?今天晚上又不回来吗?”白玉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悦,自从钱思涵毕业后的这两个月来,她在家的时间真的越来越少,连她这个当妈的也难得见上一面。 “妈,我……一个朋友……生病了,我想留下来照顾他。”钱思涵抿了抿下唇,她知道只有这样说才算得上是个合适的理由。 “朋友?男的女的?”白玉兰警惕的问。 “当然是……女的。”钱思涵脑子又不傻,若说是个男的,老妈岂不是立马要杀过来看个究竟。 “是若瑶?”白玉兰知道和钱思涵走得近的同学并不多,在她的印象里唯一能记下的也只有方若瑶。 “不是若瑶。妈,您就别问了,我手里还有事儿忙呢!”钱思涵敷衍的打断了妇人的话,再继续问下去,她真担心白玉兰会察觉到什么。 就这样连带着忽悠,钱思涵挂了电话,目光再度落到躺在沙发上熟睡的男人身上,脑子一闪而过的复杂,她为什么要留下来照顾他?为什么会担心他?一连串的问题从脑海里闪过,钱思涵最后好像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…… 即使是男人这样恶劣的态度对待她,欺侮她,可是她竟然还一点儿不恨他,这……到底是为什么!她不会是喜欢上这个变态了吧?! 不不不!这绝对不可能,钱思涵连连甩头,不允许自己再继续纠缠着这个问题想下去。他恨她!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