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9章 幸好她没做护士 - 情人守则:霸道总裁狠狠爱

第089章 幸好她没做护士

夜半三更,钱思涵感觉到脸颊传来一股温温热气,迷迷朦朦半睁开眼,睡意惺松间对视上一双深邃幽暗的鹰眸,瞬间惊得她差点跳起来。 “你……醒了?我怎么睡在这里?”钱思涵这会儿才注意到她正躺在床上,记忆里男人应该躺在沙发上,而她趴在沙发边守着他,只是不知怎的她竟然睡着了,而再醒来的时候……就是现在! “这个……是你给我包扎的?”卓烈炎单手撑在床上,整个上半身向她俯靠过来。 钱思涵想要避开,可她的身体在床上,地域的局限性让她也没有太多躲避的空间,而且男人的眼神过于犀利,当她对视上他的眼睛后,整个人就完全乱了方寸,手脚的协调性也变差,显得有些笨手笨脚。 似乎看出了女人的心思,卓烈炎没有受伤的那只手,一把控制住了她的肩膀,让她几欲逃走的身体也一并掌控,那张冷鸷的俊脸几乎要贴上她的脸! “如果你真心想感谢我,就请你放了我,不要再纠缠和折磨我!”钱思涵无路可退,干脆一咬牙对视上男人的眼睛,一脸正色的道。 “感谢?我只是想说……你包扎的本领真是烂透了,幸好没有选择做护士。”卓烈炎幽幽道,危险的男性气息几乎回旋在她的唇边,像是轻吻,更像是若即若离的撩拨挑弄。 钱思涵心口一紧,脸颊微热,想撇开小脸却被男人眼手快一把握住她的下巴,强行将她面对自己,还没等钱思涵反应过来,他的唇就已经覆压而下,接下来的一切,都你被彻底湮没在男人岑冷而霸道的薄唇里。 “你……浑蛋!”钱思涵扬起粉拳拼命推搡着身上的男人,可是他精壮结实的胸膛就像钢板一样,她的力量对于他而言,无疑就像花拳绣腿,不仅没弄痛他,反倒弄疼了她自己。 当男人的灵舌再次袭来时,钱思涵几乎连想也没想,便一口狠狠地咬了下去,顿时血腥的味道在口腔内弥散蔓延开来。 卓烈炎倔强的不肯松开,同样也咬了她,两个人的血液融合在一起,血腥的味道愈加浓郁,又是一番纠缠挣扎,好长时间才算是分开了,男人离开了她的唇瓣,钱思涵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樱红的唇瓣完全蒙上一层鲜红的妖娆,就像是吸血的妖姬,在这暗夜里凭添了几分说不出神秘美感。 卓烈炎冷冷地望着她,嘴里依然未曾散去的血腥,似乎激发了他骨子里的征服欲望,那念头一旦窜出苗头,便如野草般开始狂乱增长,与生俱来的野性和侵略,是他和云枫不同的地方,越是对他抗拒的东西,他就越有要将其征服的欲望,如果他得不到,宁可将其摧毁,也不愿意落入他人之手。 缓缓,男人好看的唇角勾起阴鸷的笑,只是那笑容映入钱思涵的眼底,就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撒旦般骇人。 “你说……我是浑蛋,那我就浑蛋给你看!”卓烈炎薄唇勾勒着淡淡讥讽,强壮的身子更加毫不怜惜压住她,将她牢牢桎梏…… “不要!”随着钱思涵的一声尖叫。 “女人,你每一次……都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感觉,这个……就是我喜欢你的原因!” 他喜欢她!钱思涵的脑子完全凌乱了,整颗心都在颤抖叫嚣,男人的手指令她紧张的完全不敢动弹,颤抖的嗓音艰难的从喉咙里逸出:“不要……不要这样对我,求你!看上云枫的份上,放过我吧……” 卓烈炎镌刻的俊颜完全在她眼前,他安静的凝盯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苍白无助的小脸,艰难的咽了咽喉咙,一字一句迸出:“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云枫,那样只会让我更想毁了你!” 男人低沉的语息透着丝丝狠戾,幽暗深邃的眸光却闪烁着复杂异色,因为他发现自己会心疼她的模样,心疼她的削瘦,心疼她眼底流露出的恐惧。 “云枫不是我害死的,不是我……不是我……”钱思涵突然捂住耳朵,云枫的死对于她而言无疑也是莫大的煎熬,所有人都告诉她,那个意外不是她的错,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,一而再,再而三的将云枫的死推到她的身上。 钱思涵不想背负着这个罪名继续生活下去,哪怕是卓烈炎恨她,她也要清楚的告诉他,她并不是凶手,云枫的死只是一场意外,一场她也同样无法预知避免的意外。 她冲着男人嘶吼,下一秒身子就被卓烈炎的大手掌控,他强大的力量将她禁锢,令她完全无法动弹,充满着惶恐的清澈水眸,直直面对上男人双布满风暴的黑眸,而她纤细的腕骨几乎快要被他捏碎。 “云枫死了!如果你真的恨……就杀了我吧,请不要再继续侮辱我……”钱思涵的唇颤抖着,脸色更加苍白,她轻轻闭上眼,带着涩意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从眼角滑落,眉心染上无尽的伤悲。 卓烈炎粗鲁的动作突然停止下来,眉心拧紧成团,静静地盯着她的小脸,好长时间过去,他的情绪看起来也渐渐平息下来,深邃的目光从自己受伤的那只手掌淡淡扫过,眸光变得更加暗沉。 他的眼再度缓缓落到她白皙的手腕上,青紫的痕迹不难看出他刚才的力道,喉结上下滚动,卓烈炎内心的情绪复杂而纠结,似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,男人的大手轻轻落上她的脸,原本还用双手轻轻执捧着她的小脸,可最终……他还是轻缓的收回了手指。 “如果不是因为你,云枫不会死。我在他的日记里看见,他要去潜水,是因为想为你采撷最美的珍珠……”卓烈炎浑身透出的危险狂狷气息渐渐收敛个干净,再度恢复到一贯的漠然神情。 “你想说……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。”钱思涵几乎是颤抖着说出这句话,她缓缓睁开眼睛,目光带着深深的伤痛。 卓烈炎没有回答,不过他的表情也算是默认了女人的话,淡淡的苦笑蔓延在钱思涵的唇角,此时此刻,她真的连一丝愤怒的情绪都没有了…… 空气中一片岑寂,静得似乎都能听到微弱的气息,卓烈炎看着无比脆弱的女人,漠然的眼神几经流转,短短数秒间已不知换了多少神情,由微怔到岑冷,最后……狭长的黑眸竟然泛起令人深谙不已的怜惜,只是那神情只是一闪而逝,下一秒男人便又恢复了他一贯的漠然。 “以后……不准在我面前哭!”盘旋在钱思涵上方的声音听起来依然冰冷,不带任何情愫,却让她微微一怔,忍不住抬头望向他,却不想却正好看见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,那奇异的光闪烁得太快,以至于她完全还没来得及琢磨出那意味着什么。 钱思涵微微一怔,呆若木鸡的看着男人朝她伸出大手,动作毫无温柔的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,这样的他……对于她而言同样是陌生的。 “为什么不准在你面前哭?”钱思涵自己也没有想到,她会望着男人问出这样的问题,而且就这样眼巴巴的盯着他,等着他的回答。 卓烈炎似乎也没有想到她会问,不过他却没有回答,只是淡淡吐出一句:“天快亮了,你也再睡一会儿吧!” 说话的同时,男人高大的身躯覆压而下,不禁让紧张恐惧的情绪再度袭遍钱思涵的全身,只是让她意外的是,男人的身躯温柔的越过了她的身体,在她身边和衣躺了下来,并没有预料中的饿虎扑食,甚至连同眼底原有的欲望都一点点隐退。 钱思涵愣了愣,对这样的结果有些意外,接下来男人轻轻为她搭盖上一层薄被,虽然动作轻柔,可是卓烈炎镌刻的俊颜依然是没有表情,也什么话也没说,无比安静的躺在女人身边,轻闭上眼睛。 还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让钱思涵的心境如此复杂,她侧眸望着他,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晚他竟会放过她,不再强迫她。 “卓先生,谢谢你!”钱思涵的内心情绪有点紧张,舌头竟也变得不利索的打起卷来。 “我只是不想误了正事儿,你想多了。”卓烈炎云淡风轻的淡漠嗓音传来,依然闭着眼。 钱思涵看不见他眼底的神色,也猜不到男人此刻的心情,可不知道为什么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他在说谎!这并不是他心底的真实想法……

上一篇   第088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