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0章 订婚礼上的小插曲 - 情人守则:霸道总裁狠狠爱

第090章 订婚礼上的小插曲

翌日,白灵菲和卓烈炎的订婚仪式将在海边一间酒店举行,这里的建筑是纯粹的西班牙贵族风格,再融入休闲浪漫的南加州风情,营造出娴雅浪漫又高贵大气的意境,虽然地理位置有点偏,可是到场的客人还是不少,酒店偌大的停车场全都停满了豪车。 酒宴会场灯火通明,衣香鬓影,觥筹交错,一道道光鲜亮丽的身影,绅士淑女们来回穿梭,低低的笑语蔓延在宴会的每一个角落。 白灵菲和卓烈炎是今晚的主角,自然是一刻也不得闲,钱思涵再看看看着爸妈和哥哥,他们也都找到了熟识的朋友正聊着,唯有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。她自个儿则默默地走到了一边,从服务生那里拿过一杯果汁慢慢品尝,同时环顾四周寻找方若瑶和杨明皓的身影,那俩个人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?着实等得她有些着急。 细细品尝着清甜的果汁,钱思涵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转向主宴厅的高大伟岸的男人身影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她竟然开始有些在意他的存在,人群中的卓烈炎显得格外抢眼,英挺的身姿以及全身透出的那股自信权威的姿态,令他鹤立鸡群,像他这样的一个可以掌控众生的男人,无论走到哪里,自然都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,身边也不会缺女人。 今天是他的订婚宴,只要一想到这个,钱思涵的心就会莫名的揪紧,竟然还能感受到一丝痛意,她这是怎么了?以前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,她的眼睛盯着玻璃杯里轻漾的水纹,眸光如涟漪般轻轻漾开。 “思涵,你怎么躲在这里,我们就说酒宴会场怎么没看见你。”方若瑶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,轻轻拍上钱思涵的肩膀。 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钱思涵一跳,也从自己的思绪里走出来,回眸对视上方若瑶,再看看她身边那个看似呆若木鸡的护花使者,唇角勾起一抹浅笑:“你们俩个……还真是发展的神速啊!不过……打算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?” 被问及到这个问题,方若瑶一下子就脸红了,虽然平常大大咧咧的,可是被问及到这种事情还是会不好意思,特别是还当着杨明皓的面儿。 “等我的工作出了成绩,稳定一点的时候……就结婚!”杨明皓的声音传来,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不自然,其实他也是个比较害羞的男人,从他口中笃定的听到这个回答,不禁让钱思涵也有些意外。 不过,钱思涵更多的是为好友开心,因为她也觉得杨明皓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,性格沉稳无恶心,而且还有一颗好用的脑子,显然就是支潜力股,方若瑶跟着他或者前面的日子辛苦了些,但是将来一定会越来越美满幸福。 “杨明皓,你的这句话我可是记住了,祝你早日在业内做出成绩,好迎娶我们若瑶回去……”钱思涵莞尔一笑,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依然脸红的方若瑶,那丫头红着脸赏了她一记白眼。 “讨厌!你不许欺负明皓,别给他压力。我……我还没准备好嫁人呢!”方若瑶的娇嗔声传来,显然底气没那么足,如果杨明皓今天向她求婚,她肯定今天就嫁了,什么经济基础之类的事儿,她还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,只想着他们好好工作,就能撑起一个家。 “瞧瞧你,还没嫁呢就已经向着他了,还真是重色轻友……”钱思涵不甘示弱的反击,却就在这个时候,主宴厅那边传来的麦声。 “各位尊敬的来宾,欢迎今天来参加卓烈炎先生和白灵菲小姐的订婚仪式,仪式很快就正式开始,请各位回到各自的席位观礼。”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,钱思涵的心却是揪紧,还是方若瑶拉扯了她一把:“思瑶,我刚才已经看过了,我们坐在同一桌,这应该是灵菲姐刻意安排的。” 方若瑶的话钱思涵压根儿就没有听进耳朵时里,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远处那两道刚刚登上礼台的身影,白灵菲身上的那一袭白纱礼裙甚是刺目,甚至给人一种婚礼进行中的错觉,或许在订制这身礼裙的时候,也隐藏着白灵菲的另一个美好心愿吧! 与钱思涵同桌的还有她爸妈和哥哥,再加上方若瑶和杨明皓,正好一桌六人,钱思涵刻意选择了一个背对礼台的方向,她也说不出来自己到底是想逃避什么,总之尽可能让自己不要去看画面,因为每一次目光的触碰,都会令她心口紧痛。 “菲儿今天真美。”白玉兰的目光全然都落在白灵菲的脸上。 “灵菲姐一直都很漂亮,而且福气也好……”方若瑶一脸羡慕表情,她最喜欢的还是白灵菲身上的那套礼裙,如果她也能穿上一次,做梦也美醒了。 就在双方交换完订婚戒指的那刻,突然一道声音从宴厅后方的大门处传来:“这个仪式……不能算数!” 闻声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回望过去,那道厉声不是来自于别人,而是商场上的出了名的铁娘子卓夫人,也正是卓烈炎的母亲。 卓夫人怎么都没有想到,儿子说好的考虑竟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,而且今天的订婚宴他邀请了众多商政名流,却偏偏没有通知她这个做母亲的,仅凭这一点就让她气不打一处来,说什么……她也不会承认让白灵菲进卓家的大门。 卓夫人并没有再接着往里走进,只是站在门口冷声宣布:“想要做卓家的媳妇,有问过我吗?只要有我活着一天,就绝不会承认这个仪式。话我就说到这儿,各位宾客请便!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。” 钱思涵也不禁被人卓夫人强大的气场震住了,这会儿她忍不住担心起白灵菲,望向礼台方向,只见白灵菲面色惨白,若不是卓烈炎在旁搀扶着她,她的身体肯定是站不稳了。 “太过份了!卓夫人简直是太过份了!”白玉兰的脸色也变得难看,怎么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插曲,在之前丈夫就曾在她面前问及过,怎么今天的订婚礼没有看见卓夫人的身影,可是她压根儿就没拿这个问题当一回事儿,这会儿突发事故,再回想起来才恍然大悟,如果她早一点反应过来,刚才那一幕是不是就可以避免? “她是云枫的母亲,我……我有话一直想对她说。”杨明皓一眼便认出了卓夫人,以前他曾经和云枫一起同卓夫人用过餐,对她的印象也是很深刻。 他的话出人已经起身,朝着卓夫人离去的背影追去,而听见他这句,也让方若瑶从之前的惊诧中回过神来,听说是云枫的母亲,她也忍不住跟着追了出去,云枫发生意外后,他们都没有机会见到卓夫人说上句话。 “明皓,等等我。”方若瑶随后追了出去,钱思涵闻声望向他们的背影,此时此刻白玉兰已经摁捺不住的起了身,忿然道:“不行,今天的事情无论如何也得让卓先生给我们家一个说法。” 就在这时,卓烈炎醇厚低沉的嗓音从台上传来:“仪式已经结束,接下来祝大家有个愉快的夜晚,请尽情享用!” 男人的气息沉稳均匀,面色平静无澜,他的反应不禁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,以为刚才发生的那幕画面压根儿就从来没有发生过。大概也正是他强大的气场,也让一脸惶恐不安的白灵菲微微镇定下来,同时也安抚了白玉兰激动的情绪。 钱思涵的视线从台上收回,刚才的事情确实让人一场虚惊,所幸的是会场的气氛很快便在卓烈火的气势下恢复,大家都能够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,借助着这样的机会平台,努力搭建着自己的人脉关系,气氛很快就又再次变得其乐融融。 “若瑶和她男朋友哪儿去了?”白玉兰这会儿心情平静下来,才注意到桌面上少了两个人。 钱思涵眸光一沉,抿了抿嘴道:“妈,我出去看看……” 白玉兰点头,她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礼台,看见卓烈炎牵着白灵菲的手已经下来,她赶紧迎上前去,只闻卓烈炎淡淡交待一声:“伯母,麻烦你陪菲儿去下更衣室,她一个人……我不放心。” “把菲儿交给我吧,你先去忙你的。”白玉兰一口应了下来,看见卓烈炎对白灵菲的态度,也让她安心不少。 …… 虽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可是整间酒店却被华灯点亮,处处璀璨,夜灯如同一枚枚闪烁的星子。 钱思涵一路从酒店里追出来,她看见顺着木板长廊的远处有几道熟悉身影,其中一对是方若瑶和杨明皓,还有一个是……卓夫人! “我已经说过,不想见你们,也不想听任何人任何的解释。”卓夫人冰冷的声音传来,手臂却是扶了一把身旁的棕叶树,不能让人感受到,妇人要撑起这份坚强其实也很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