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2章 他的温柔 - 情人守则:霸道总裁狠狠爱

第092章 他的温柔

黑色轿车如同深海里的鱼儿,消失在酒店的停车场,顺着海滨公路一直匀速朝行驶。 卓烈炎黑沉着一张脸,不再开口说话,像是在兑现自己的承诺,跟着他走,也一样能让她一个人静静的思考。 眼前的道路越来越熟悉,钱思涵的眉头也不由紧蹙,这是开往半山别墅的路,今天晚上他又要带她去那里吗? 在这个时候,她最不想来的地方就是这里,因为这里带给她太多痛苦的记忆,从失去贞洁的第一次开始,这个地方就一直是她的噩梦,每一次迈入就像是在提醒她,她是个廉价的任人挥之则来,呼之则去的女人。 钱思涵的脸色也随之变得难看,除了那两道刺目的红掌印,其余的地方一片惨白,她变得有些六神无主,目光凝向窗外,攥紧的骨节处也已经微微泛白,眼底忽然闪过一抹异色,透过长长的睫毛偷瞄一眼坐在驾驶坐在上的男人,暗暗深吸一口气。 下一秒,女人突然伸出纤臂,修长的手指覆上车门开关,咔吱一声,门没打开!男人将车门锁住了,钱思涵微微一怔,耳畔已经传来了男人的咆哮—— “女人,你想干什么?不要命了吗?” 卓烈炎吓得面色骤变,声音里竟夹杂着微微的颤音,幸好他开车向来有锁门的习惯,否则后果确实不堪设想,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想跳车。 急剧刹车的刺耳声响起,卓烈炎愤怒的眸光瞪着她,双手扔下方向盘,覆上她的肩膀用力摇,他真恨不得一把掐死她,知道她刚才的举止差点吓死他吗?冷凝的双眸里写满了恐惧,这个该死的女人胆敢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,难道她真的不要命了吗? “命是我的。”钱思涵出奇安静的凝盯着他,她个人的反应倒是很平静,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。 “错!你的命也是我的,是你欠我的,欠我们卓家的,没有我的允许,你连一根毫发都不准少。”卓烈炎眼中的担忧和柔情逝去,继而被冰冷所取代,薄唇也抿得很紧,紧蹙了眉间也显现出此时此刻的怒气。 望着近乎疯狂的男人,钱思涵一言不发,就这样任由着男人用力摇晃着她的身子,他眼中喷射出的怒火几乎能将她瞬间烧成灰烬,四目相对,就这样过了不知多长时间,钱思涵清冷的声音终于逸出:“我不想……去你那儿。” “脸肿得像猪头,你觉得自己现在还能去哪儿?”卓烈炎锐利的双眸中迸射出骇人冷芒,低沉的吐出几个字。 “去哪儿都行,都是不要去你那儿。”钱思涵倔强的抿着唇,只感觉到脸上的皮肤火辣辣的紧绷,想必是真的肿得像猪头了吧。 卓烈炎只是阴沉着眼,斜睨向她,紧抿的薄唇成了一条线,明显刚才的愤怒情绪还未消褪,冷冷道:“有什么话……等处理完你脸上的伤再说。” 说完这句,男人不再看她,车辆再次启动,朝着半山别墅的方向飞速前行。 钱思涵的心跳陡然加速,她不得不承认,他最后丢出的那句话让她的身体一阵惊悸,他这……算是关心她吗? …… 黑色轿车在别墅的门前缓缓停了下来,钱思涵知道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,听见车门解锁的声音,不等男人帮她打开车门,便便自己主动下了车。 卓烈炎绕过她的方向,不由分说一把牵上她的手,霸道却不失温柔,拉着她一言不发的进了别墅的大门,进屋就正好和王伯撞了个正着。 “大少爷——” “王伯,麻烦把医药箱送到我房间,还有冰块包,再让王婶煮几个鸡蛋。”卓烈炎一口气交待道,在开车来的路上他就想好了需要怎么处理她脸上的红肿,冰敷或者是热敷效果应该是消肿最快的吧。 “是,大少爷,我这就去准备……”王伯也一眼便瞥见了钱思涵红肿的脸,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不知道是什么人,对个姑娘家下手还真重。 卓烈炎牵着钱思涵的手,大步流星的上了楼,拉着她直接回到他的房间,就在钱思涵一脸茫然无措时,卓烈炎已经拖着她坐到了沙发上,而他就坐在她身边,粗粝的手指轻轻触上她的脸颊。 “啊!痛——”钱思涵不由叫出声,可当她眨眼再睁开凝对上男人的眼睛那刹,时间就这样停止了,因为她清楚的看见男人那片幽暗的眸光深处,流露出令人窒息的疼痛,就好像痛得是不是她,而是他自己! 那眼神不禁让钱思涵也忘了自己的痛,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突然变得紧张的气氛,王伯的声音从门外传一:“大少爷,冰块包和药箱已经拿来了,鸡蛋我已经让老婆子下锅去煮了,一会儿就送上来。” “进来吧!王伯。”卓烈炎低沉的应声。 王伯一手端着热水,一手拿着医药箱走了进来,他不难看出大少爷今天的心情不太好,更是连大气也不敢喘,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。 “大少爷,还有什么吩咐?”王伯忍不住再瞥了一眼钱思涵红肿的脸,再看看大少爷一脸紧张的模样,心里已如明镜般清晰。 “暂时没有其它的事儿,王伯你出去吧,有事情我会再叫你。”卓烈炎从王伯手里接过药箱和冰块包,从他娴熟的动作看来是打算亲力亲为。 王伯识趣了退了下去,也不想打扰他们二人之间的气氛,钱思涵静静的看着男人手里的动作,倒是没有想到医药箱在他手里竟然显得是那么的和谐,只见他先拿着免洗消毒在手上轻搓,那动作就像医生手术前的准备。 “咳……你打算怎么弄?我的脸只是有些肿,冰包敷一下就行了。”钱思涵还是忍不住打断了他,看他这样子好像是有大手术,不禁看得她毛骨悚然。 “住口!”卓烈炎低冷一声,打断了她的话,同时拿出一支冰镇喷雾冲着她脸部明显的红肿部位几下,雾气在钱思涵眼前喷飞,迫使她水眸半眯,从眼部的细缝里,却依然能清楚的看见隔着喷雾的那张俊颜。 卓烈炎的眼睛盯着她的脸颊,面部神情是那么的小心翼翼,闪烁着令几乎要令钱思涵恍惚的柔情,空气里的气氛似乎渐渐变了味道,一股宁静详的氛围丝丝将他们包裹,那种奇妙的感觉来得无声无息,却又是那么清晰的让人感受到它的存在。 钱思涵暗自深吸着气,眼底深处有种异样的情愫正在慢慢地酝酿沉淀…… 而当卓烈炎做完这一切,王婶的热鸡蛋也已经送上来了,只见他手拿起一只鸡蛋小心将壳剥尽,用拿着轻轻覆上她的脸。 “烫……”钱思涵忍不住低呼出声,刚才看见男人若无其事的拿着剥壳,然后再拿着覆上她的脸颊,她压根儿就没有想到鸡蛋这么烫,难道他的手是隔热体么? “稍微忍耐一下,滚动的时候就不会感觉这么烫了……”卓烈炎磁性的低沉嗓音传来,他的眼神专注在她的脸颊上。 钱思涵奇异的发现,男人说的还真没错,当鸡蛋随着他的掌心在她脸颊上滚动的时候,还真的就没有那么烫了,不仅不感觉到烫,竟还有种带着按摩式的舒适,她甚至都已经觉得脸颊没有之前那么疼痛了。 盯着男人认真为她处理伤势的模样,钱思涵的心境也正在渐渐的发生变化,她不得不承认,仅仅只是看着他剥了个烫手的鸡蛋,就足以在她的心中激起一阵狂澜,带来了强烈冲击波,正猛烈的震撼着她的小心脏。 “休息一晚,明天应该就能消褪下去。”卓烈炎紧蹙的眉头终于缓缓松开,看着她脸上的红肿已经消褪了许多,也让他胸腔原本的怒火褪散了去。 钱思涵这会儿也清醒了过来,轻声道:“我想……我也该离开了!” 和男人在一起独处的时间越长,钱思涵的内心就越是恐惧,她真的很担心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深陷,暗暗梳理好自己的情绪,将刚堆积在眼底的情愫暗暗隐褪,带着她一惯的清冷气质重新面对男人。 她云淡风轻逸出的这句,也让原本宁静祥和的气氛再度变得紧张,刚刚停下手里动作的卓烈炎,先是不动声色的凝盯着她,接着身体俯近,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看似漫不经心的轻轻覆上她的下巴,他的力道很轻很轻,像是刻意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力道,唯恐会一不小心再次伤害到她。 “女人,我……不会再伤害你!”缓慢低沉的话语,不加隐藏任何的情绪,卓烈炎还是头一次在她面前显得低声下气,任何时候都可以,可是今晚他不想离开她半步。 钱思涵心头一惊,目光却是淡淡的,波澜不惊,绽放在男人指尖的脸颊,散发出如宝石般的光芒,他柔软的声音如同磐石撞击着她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