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3章 放过她,就是放过他自己 - 情人守则:霸道总裁狠狠爱

第093章 放过她,就是放过他自己

卓烈炎的手指渐渐的松开,下滑在她的锁骨间,透过指尖向她传递着灼热的感觉,磁性的嗓音再度传来:“今晚留下来……让我陪在你身边。” “卓先生,请……不要让我们之间的关系……变了味道,我不想打乱目前的生活状态,也希望你和灵菲表姐能够幸福。”钱思涵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平淡些,不想让他看出自己内心的波澜。 “你想要什么……我都可以给你,我要你乖乖地留在我身边。”卓烈炎那双犀利的眸逐渐变得柔和,性感的薄唇艰难的张合着,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,才说出这句话来,他清晰的话语像晶莹的雨滴,有序的打落在钱思涵的心尖尖上。 钱思涵睁大美眸,清澈的瞳孔里只映出男人的倒影,他刚才的那句话……令她的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,不能置信的盯着他,完全不能相信自己所听见的一切,是他脑子进了水?还是她听错了。 “你……你刚才说什么?”钱思涵的舌头也变得不利索起来,吱吱唔唔再问。 “我说话从来不喜欢说第二遍。”卓烈炎狭眸微微眯起,语气带着几分玩味,嘴角却是扬起少有的优雅浅笑,指尖滑动几下,俊眉也轻佻着扬起,一字一句缓慢道:“不过为了你,我可以例外一次。” 如此近的距离,男人就一侧头一挑眉,如此简单的动作,也能将他独有的慵懒气质体现的淋漓尽致。 “钱思涵,你认真听清楚了,你让我突然改变了主意,只要你肯乖乖留在我身边,你要什么……我都可以答应你!”卓烈炎唇角噙着笑,盯着女人的眸光却是认真的连眨也不敢眨一下,聚精会神的等着她的答案。 “卓先生,这个玩笑……一点儿也不好笑。”钱思涵清冷细柔的嗓音轻缓传来。 卓烈炎的手指不自觉中收紧,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暗色,双手突然钳住她瘦弱的肩膀,一脸正色的道:“你看我的样子……像是在开玩笑吗?钱思涵,只要肯答应答应乖乖做我的女人,我可以帮助万利达做得更大,走得更远。” 交易?利益?难道在他的脑子里就只有这些吗?刺心的痛楚掠过钱思涵的心脏,他和她在精神层面上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他的观念里钱和权似乎就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,可是在她的世界里,爱是无价的,也是最珍贵的。 “卓先生什么时候才可能不用拿万利达做威胁我的武器?我是一个人,不是商品,我的感情不是靠任何代换就可以获得,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感情等价,根本就无法代换,这个道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”钱思涵摇摇头。 “难道你感受不到吗?你对于我而言……是不一样的。”卓烈炎冷冷道,如墨的双瞳早已阴沉一片,尽是看不见的黑潭,潮水般的怒气一触即发。 钱思涵看着卓烈炎,清澈澄净的水睁没有半点躲闪,唇角勾起扬一抹涩意:“卓先生,因为一个不能算做错误的错误,我失去的……难道还不够多吗?你到底想要惩罚我到什么时候?半年,或是一年,还是一辈子?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我真希望能够陪着云枫一起潜下海底,就算是丢了性命也无所谓,起码不用面对现在的一切……” 她带着自嘲的苦涩笑容映入卓烈炎眼底,男人镌刻的俊颜一点点黑沉下来,钱思涵知道自己的话惹怒了他,他眼睛里的骇人光芒是她再熟悉不过的。 不过,钱思涵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,她泪眼婆娑,眼巴巴的望着他的眼睛,语气逐渐变得更加柔软:“卓先生,求求你……放过我吧!让生活回到原点,这样痛苦的纠缠着,对于我们而言都是一种折磨,不是吗?” “和我在一起……对你而言真的只是一种折磨?”卓烈炎的声音里透着彻骨的冷魅,让思涵感觉到一股寒意。 “人前掩饰,偷偷摸摸的幽会,还要放下所有的尊严任由践踏,这难道不是折磨吗?”钱思涵突然放肆的大笑,只是水漾的眸子却是噙满了泪水。 时间在她的笑声中凝固,属于男人独有的危险气息侵袭而来,卓烈炎欣长的身躯更加逼近了她,紧紧的钳制着她肩膀的大掌收得更紧,无法自己的力道也让钱思涵痛的秀眉紧蹙。 “你真的这么迫切的想要结束这一段纠缠?”卓烈炎狭长的双眸射出紧迫冷峻的眸光,盯着钱思涵宛如晶莹白雪的脸颊,低沉的声音从喉间逸出,犹如地狱发出的鬼魅声。 钱思涵静静的凝视着卓烈炎,黑白分明的眼睛如同冰冷无比的大海,平静无纹,波澜不惊:“没错!” 她眸光里的凝静,也让男人的眼神怔滞数秒,卓烈炎盯着那双楚楚动人的迷蒙水眸,深邃的眼底流露出一丝阴霾,牙紧紧的咬在一起,像是要泄愤的咬碎了它们似的:“女人,你这么急着想要结束和我的纠缠,是急着想要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吗?” 钱思涵优美的红唇逸出一丝哀伤的苦笑,忍不住的叹道:“为什么你总是以自己的思维去揣测别人?我不是卓先生,我也不是人尽可夫的女人,这一点……卓先生应该比谁都清楚!” “既然我猜不到,那你就告诉我呀!女人,你到底想要什么……”卓烈炎的嗓音透着急促,还有一丝连他自己也未察觉到的颤抖。 钱思涵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,轻闭上眼睛,神情十分的安静祥和。她能说什么?告诉他……她要的是爱,一份完整的爱,不要与任何人分割的爱,他能给她吗?不能,他给不了!而她……也不能要! 而卓烈炎就这样安静的等着,等着她的答案,却始终没有听见女人的回答。 卓烈炎终于无法再克制自己的情绪,他的手指又开始抽紧,重重的握住钱思涵的肩膀,逼她抬头正视自己的眼睛。 钱思涵再睁开眼睛,水眸盛满毅然决然的光芒,轻渺的声音像是从远方飘来的一样,淡淡的:“我要的……就是结束这一段荒谬的纠缠,从今往后各自开始新的生活,各不相欠。” 她的语气出奇的轻淡飘渺,脸上的红肿已经渐渐消褪的差不多了,眼神更显空灵。 卓烈炎手里的动作缓缓僵滞,怔怔地盯着她苍白的小脸,感受到她的身体越来越凉,大掌不由自主顺着她的肩头下滑,握上了她的一双柔荑,似要将他身体的温度,透过掌心一点点传递到她的身体。 钱思涵没有回避的凝对上他的眼,男人那双诲暗双深的鹰眸深处,似隐藏着很深很深的暗漩,会让她无法自己被吸引,一直不断的沦陷下沉。 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加笃定自己的决定,钱思涵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量,一把将男人推开,低喝出声:“别过来!不要靠近我……” 死一般沉寂的空气令人的心脏紧缩,卓烈炎突然站立身体,大步走到房间的落地玻璃窗前,背对着女人的俊颜闪烁着痛苦复杂的神色,还有眼底隐藏的受伤,也在落地玻璃里倒映出来。 这清冷高大的背影,是那样的熟悉又陌生,男人低沉的嗓音在房间里传来:“我答应你!出了这道门后,一切将回到原点。” 他突如其来这一句平静的声音,却是让钱思涵身体一震,美眸瞪得大大的,反倒像是被男人的答案给吓倒了,这一切不正是她所想要的吗?为什么在得到的时候,内心却没有预期的欣喜。 钱思涵缓缓站起身来,依然还是努力保持着淡然如水的冷静镇定,好听的声音轻轻在空气里荡漾开来:“谢谢卓先生。” “谢?是感谢我放了你?还是感谢我这两个月来在床上的亲力亲为?”卓烈炎没有回头,落地玻璃窗的倒影里,能够看见男人轻蔑的嘴角向上微微扯动,语气里透着浓郁的自嘲味道。 刚才会说出放过她的话,连他自己也很意外,刚刚说完他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可是大丈夫一言九鼎,他说话向来也是算话的。 钱思涵抿着下唇,深凝男人的背影一眼,不再犹豫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卧室。 卓烈炎就一直站在落地窗前,如墨的黑瞳闪烁着复杂光芒,从玻璃的倒映里看着女人的身影渐行渐远,镌刻俊颜的神色更是变得错综复杂,他就这样一动不动的一直站在那儿,她迈出的每一小步,就像尖刀刺在他的心上一样痛。 “王伯,让人送他回去。”卓烈炎动作利落的拨出了号码,薄唇艰难的吐出这句,便再度紧紧抿成一条直线,粗粝的手掌不知何时也紧握成拳,青筋暴鼓,不规则的律动。 或许现在放手是对的!因为自从遇见这个女人后,他的生活里出现了太多不应该出现的第一次,她一次又一次让他例外,这个……显然就是不正常的表现,所以放她走,也是放过他自己!

上一篇   第092章 他的温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