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7章 这样也能睡着? - 情人守则:霸道总裁狠狠爱

第097章 这样也能睡着?

钱思涵在朱家众人炙热的目光注视下,显得有些拘谨,不过还是迅速的走到了朱鹤轩的面前:“我在这儿。” “思涵,我有话对你说,是……之前没有说完的。”朱鹤轩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,他担心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不到她了,所以有些话,他一定要今天和她说清楚。 “不不不!”钱思涵条件反射的连连后退几步,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,她摇摇头,语气变得柔软了几分:“鹤轩,你先好好养伤,有什么话……等你养好了身体再说。” 朱鹤轩看见她如同惊弓之鸟,也没有再继续逼她,他不想吓坏了她,或许有些事情真的是急不来的,他还是得再多些耐性才行。 “先送病人回房,术后需要休息,夜间不准探视。”医生有条不紊的低沉道,护士按着交待推着朱鹤轩离开。 “鹤轩,我明天再过来看你,你好好休息。”钱思涵追上去两步,男人的目光依然落在她身上。 只是,随着推床的移动,当卓烈炎高大欣长的身影落入朱鹤轩眼底时,男人深邃的眸光倏然黯下,眸底隐藏的温柔也在瞬间消褪的无影无踪。 …… 朱家人都去了医生办公室,似乎想更进一步的了解朱鹤轩的情况,钱思涵这个时候好像也没有其它选择,只能回家了。 拖着疲乏不堪的身子,她默默地走在前面,却能感受到身后有一双脚,自始至终保持着一定距离,却一直紧紧地跟着她。 电梯里空无一人,钱思涵先走进去,顺手按键想关上电梯时,男人的步伐同时迈了进来,气氛在瞬间似乎变得尴尬紧张,钱思涵抿了抿唇,朝后退了几步,将前面的位置腾空出来让给他。 “我送你回去。”卓烈炎背对着她,目光连瞟也未瞟她一眼。 钱思涵怔怔,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,他的话当然是说给她听的,否则难不成是在和鬼说话么? “不用,我自己坐计程车。”钱思涵淡淡应声,撇脸望着角落,也同样没有看男人一眼,这画面看着着实是有点诡异,两人明明是在对话,却更像是在对空气说,你不看我,我也不看你一眼。 “再站到马路上去拦吗?这一次若是出现违章驾驶的,你打算指望着谁来救你?”卓烈炎平静冷冽的声音里,却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子怒意,他甚至不是生气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约会吃饭,而是生气她为什么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,连自己都照顾不了,怎么能让人放心。 “你……”钱思涵微微一怔,他怎么知道事情的起因?只是她还来不及问清楚这个问题,电梯就已经落到了车库层。 不由分说,卓烈炎拽拉上她出了电梯,钱思涵轻嗔出声:“你想干什么?” “送你回家!”卓烈炎的口吻冰冷,镌刻的俊毅布满冷毅,依然没有看她一眼,只是硬将她塞进了车,从驾驶座的车门进接扔到了副驾的位置。 接着他自己上车,习惯性的锁上了车门,钱思涵这会儿才调整好坐姿,感受到来自身侧的的灼热视线,撇开头望着窗外黑蒙蒙的一片,一言不发。 “你又瘦了,朱氏这算是剥削劳动力吗?这样压榨员工是可以告他们的,需要我帮你约律师吗?”卓烈炎的声音渐渐舒展了些,大概是想调节空气时弥散的紧张气氛,他的语气里竟让人感受到了几分玩笑意味。 “不用,加班是我自愿的,和朱氏没有关系。”钱思涵清了清嗓子,淡淡应道。 一问一答,空气再度陷入死一般的沉寂,钱思涵感觉到胸口有些闷,将车窗按下一条细缝,想要透透气,空外逸来的一阵微风将她的秀发轻轻撩起,她突然感觉到一只温柔大手,贴到她的耳根,轻轻将她凌乱的头发捋到耳后。 卓烈炎的动作很轻很柔,或许还带着几分情不自禁,钱思涵鼓足勇气缓缓回眸,对视上男人的眼睛,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异样光亮。 此时此刻,他的眸光是那么的柔软温暖,这完全不一样的他,可是他越是这样,她的心里反倒变得更加不安,就像有一张无形的网将她笼罩,越收越紧,紧得令她无法挣扎,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,这样的感觉对于她而言是恐惧的,为什么会恐惧?钱思涵她自己都无法说清楚。 “涵……”卓烈炎与她四目对视,落在女人耳际的大掌顺着滑落到她的腰间,眷恋不已地倾身俯下,薄唇低低浅浅地落上她的额头上。 他这是第一次叫她的名字!钱思涵一时怔愣的没有反应过来,男人那双一贯深沉的眼神里也迸射出灼热的火花。 下一秒,卓烈炎的唇已经落上了她的饱满的红唇…… “不不不,不要再继续下去……”钱思涵柔软的身子完全一点儿力气也没有,眼看着男人带着显而易见的攻击性,贪婪的一路向下,她的整颗心都在颤抖,随着他的动作,身体也开始颤抖个不停。 女人欲拒还迎的嘤咛,逸入耳底也让卓烈炎更加难以把持下面的冲动,大手娴熟的拨动椅下的按纽,女人副驾位置的椅子瞬间后倾,直接与后排椅交接在一起,形成了一张拼接床。 “卓……烈……炎,你放开我。”钱思涵仅剩的理智告诉她,不能再和这个男人继续纠缠下去,她双手努力的想推开他,可哪有那么大的力气,只是更让她生气的是自己,她的身体竟然本能想要贴他更近,是那种毫无缝隙的融入。 卓烈炎霸道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,深邃幽暗的鹰眸安静的凝视着身下的女人,她酡红的脸颊、迷乱的眼神,还有快要被她咬破的下唇,映入眼底都是那么惑人心弦。 “我想清楚了,我们可以重头开始。”卓烈炎的喉结不受控制的上下滚动,嘶哑的性感嗓音,夹杂着灼热的气息缓缓喷洒在她的脖颈上。 钱思涵微微一怔,重头开始?男人这话是什么意思?他们……根本就是两条无法交集的平行线,永远也不可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。 只是,男人完全没有给她开口说话的机会,再次覆上她那如同罂栗花一般鲜艳的唇瓣,那里的香甜让他无法自己,伸出舌灵果断的撬开她的贝齿。 浓烈的令人感到快要窒息的热情袭来,再次冲昏了钱思涵的头脑,她只觉得一阵眩晕,再也抵制不了大脑传来的倦意,幽幽吐出一句:“我真的……好困!” 兴致正浓的卓烈炎身子一僵,因为他感觉到身下的女人突然间没有反应,身体一动不动,让他紧张的伸指探至她的鼻尖,呼吸均匀,她是突然睡着了!不禁让男人舒展的眉头再度紧蹙成团,这样的气氛下也竟然也能睡着?这段时间的工作到底是让她有多累? 男人胸腔腾升的情绪变得复杂,看着她削瘦的小脸竟然会心疼,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,至于那么拼吗?如果她喜欢,他甚至可以帮她开一家工作室,何必居人篱下,把自己弄得那么辛苦。 缓缓从她身上移离,卓烈炎同时脱下自己的外套,搭盖上她的身上,座椅依然保持平躺,也是为了能让她睡得更舒服。 …… 钱思涵一觉醒来,发现竟躺在自己的床榻上,情不自禁回想着记忆里的画面,突然惊得从床上一蹦就坐了起来。 她记得自己和卓烈炎在一起,然后他们还接吻了,然后……她好像迷迷糊糊的……睡着了! 她竟然睡着了!在那样暧昧的气氛下,她竟然睡着了! 钱思涵自己也完全不能置信,可是她现在更想知道的是,她怎么会躺在自己的房间里? “妈——”钱思涵从房间冲到楼下,白玉兰正帮着严婶在准备早餐,只见女儿的尖叫声,吓得她差点摔了手里的勺子。 “多多,发生什么事了?”白玉兰一脸紧张的望向楼梯扶手方向,钱思涵的小脑袋拐角处探出来。 “昨天晚上……谁送我回来的?”钱思涵吱吱唔唔,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。

上一篇   第096章 并非偶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