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9章 她说谎! - 情人守则:霸道总裁狠狠爱

第099章 她说谎!

卓烈炎的视线无疑带给钱思涵莫大压力,她的呼吸也变得不稳定,低低一声:“我想……我还是下车吧!” 还未等她的手触及到车门把手,拿被一只温暖的大掌包裹,卓烈炎的身体缓缓前倾,皱紧了眉头凑过来,薄唇低向了她的耳畔,“我只想知道……这真的是你心里想要的吗?” 掺杂着怒气的涔冷气息,在钱思涵的耳畔压抑萦绕,说话间,卓烈炎的脸已经凑到了她的眼前,幽暗的目光依然盯着她,似想细细的研究着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,揣摩着她内心的真实想法。 钱思涵浓密的黑睫微颤,身体已经后退到无路可退,贴在冰冷的车门上,撇开眼睛不愿意直视男人的眼神,唯恐被她看穿心底的秘密,因为她对他,并非是真的没有感觉,只是理智告诉她,这个男人……要不得! 男人勾出两指,轻松将她的脸强行面对自己,如此近的距离,钱思涵一撇头鼻尖就抵上了男人的下巴,属于他独有的男性气息清晰钻入鼻底,闻着他的味道,再听见耳畔低低环绕的深浅呼吸,她咬了咬唇,深深吸了口气,轻启:“你答应过的,会放过我……” 女人轻柔细雅的声音轻轻逸入男人耳底,她知道他向来是言出必行的,她只是希望他能够遵守承诺,让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轨道,回到原点…… “可是现在……我后悔了!”卓烈炎幽暗的瞳孔猝然缩紧,铁臂一把将她揽入了怀中,垂着眸淡淡扫了钱思涵一眼,薄唇微抿成阴冷弧线,他的面部表情也不禁让钱思涵心里咯噔一下,认识他不是一两天,她清楚知道他并不是个轻易情绪外露的男人,可是刚才她从他沙嘎低沉的嗓音里,清晰感觉到了略带愤怒的痛意。 “卓先生,请你……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,我真的该下车了。”钱思涵的手指轻轻穿过男人乌黑的发丝,带着安抚的口吻,轻声道。 她的动作就像是在安抚一个受伤的孩子,不由让向来自大的男人凛了凛眉,抬眸淡淡审视着钱思涵,她那双清澈澄净的水眸这一刻并没有回避,一脸真诚的凝对上男人的眼睛,轻轻点了点头。 卓烈炎微微抬手,原本想抚摸她脸颊的手,倏的停滞在半空中,内心似也正经历着痛苦的挣扎。 “女人,你又一次拒绝了我,你可知道这样的拒绝……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意味着什么吗?”卓烈炎剑眉微微上扬,她似在他的喉间听见了类似轻蔑的一声冷哼,而他眸底深处的温暖光芒,也正在一点点褪去。 他正在疏冷她,他们之间的距离正在一点点拉大,钱思涵只觉得心尖一紧,竟然能感觉到一丝痛意。 她没有说话,清澈眸光扑闪着,直勾勾的望着男人的眼睛,看着他缓缓松开了手,唇角微微勾了勾,锐利的眼眸低垂而下,状似不经意的淡淡吐出一句:“你走吧!以后我再也不会打扰你的生活。” 听见车门咔的一声,钱思涵的手脚却都像灌了铅似的,好不容易才伸手打开车门,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下去,刚关上车门,男人的车便疾驰而去,疾风刮起了她的裙角,望着那呼啸而去的背影,钱思涵莫名鼻子一酸。 眼泪落到手背上,她才突然反应过来,她哭了?为什么要哭,只因刚才那一秒,竟有种生死离别般的痛苦,因为从男人方才绝决的眼神里,她知道他这次是真的……再也不会回来了! 如果没有最初的约定该是多好,如果他不是灵菲表姐爱的人该是多好,世上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,还是要坦然面对未来的每一天。 …… 一连好几天,钱思涵每天下班都会直接到医院去照顾朱鹤轩,偶尔会叫上外卖,陪他一起在医院里吃饭。 几天相处下来,钱思涵原本的顾虑也消褪了,之前她真的好担心朱鹤轩会旧事重提,可没想到之后他再也没有提过让她做他女朋友的事情。 “听说明天要交初稿给兰姐,是吗?”朱鹤轩望着坐在病床前正在帮他削苹果的女人,温和出声。 “嗯。”钱思涵几乎连头也未抬,专注的剥着苹果。 “都准备得怎么样了?紧张吗?”朱鹤轩低沉的笑声传来,这几天女人每天下班后就来医院陪他,如果他可以把这个理解为,对于她而言,他比工作更重要,事情显然就变得美妙多了。 “之前两周就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,剩下的……就听天由命吧,自己尽力了就好。”钱思涵莞尔一笑,抬起头来,将削好的苹果递到他手里。 朱鹤轩自然的拿起苹果咬了一口:“真甜!” 钱思涵笑笑,再看看腕上的时间:“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,明天还得早点儿去公司。” “别紧张!兰姐是个公私分明的人,并没有想像的那么难对付。”朱鹤轩点点头,侧眸凝向坐在窗边的黑衣男子:“送钱小姐回去!” “鹤轩,其实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,真的不用那么麻烦。”钱思涵有些难为情,其实她只要打个电话,家里的李叔也会出来接,只是她不想麻烦别人,坐计程车回去也没什么不好的。 “你一个人回去我放心不下,你就乖乖的听话,也好让我能安心。”朱鹤轩温柔的嗓音逸入耳底,透着令人无法拒绝的魔力,钱思涵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。 …… 上午图纸就已经交到了兰姐手里,一直到下午却还迟迟没有回应,钱思涵虽然尽量放宽了心情,可若说不紧张那是假的。 最紧张的莫过于方若瑶了,从早上到下午她都跟丢了魂似的,直至陈依晴的身影出现在她们这片办公区:“兰姐让你们这两组的人去会议室!” 闻声,方若瑶起身匆匆走到钱思涵身边,暗暗拽紧了她的手,压低嗓音道:“思涵,我好紧张!” “反正我们尽力了,我们自己觉得做得很完美,那这件事情便也就无憾了。”钱思涵淡淡道。 说着话,不经意抬眸间正好与白灵菲和柳萱的眸光相对,只见那二人几乎同时扬起嘴唇,笑容看起来却是怪怪的,莫名让钱思涵隐隐感觉到一丝诡异,今天的灵菲表姐看起来和平时好像……有点不太一样。 脑子里却是来不及多想,她们都已经走到了会议室的大门口,原本是钱思涵走在前面,身体却突然失去平衡,被人重重的撞到一边,幸而有方若瑶挡在后面,她才不至于跌倒。 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异色,钱思涵盯着白灵菲扬长而去的背影,心底油升起疑惑,刚才撞她的人是白灵菲,看起来她是故意的。 “思涵,灵菲姐怎么了?你们吵架了吗?”方若瑶声音悄悄从身后传来,刚才那幕清晰落入她的眼底,白灵菲撞向钱思涵的那一刻,眼底闪烁着戾色,她心里肯定是有怨气的。 钱思涵摇摇头,方若瑶皱了皱眉头,突然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,难道是…… 只是等不到方若瑶再开口,兰姐的视线已经朝她们的方向投望过来:“你们俩个……还在磨磨蹭蹭什么?” 方若瑶紧张的闭上嘴巴,和钱思涵迅速的走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,兰姐深邃的杏眸若有所指的看了她们一眼,淡淡道:“你们两组的初稿我已经看过了,不过没想到的是……你们的脑电波竟然如此相似,同样采用了羽毛和宝石搭配为主线,不过在细节处理上,显然是白小姐和柳小姐这一组在略胜一筹,所以这一轮……钱小姐和方小姐就只能结束游戏了!” 说话的同时,兰姐唇角始终挂着淡淡浅笑,从她的话里显然还听见了另一重意思,这两组的作品里有抄袭的现象,只是她似乎并不关心事情的真相,她看的只是设计,即便是两幅相似的设计,肯定也能比出高低。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。”钱思涵和方若瑶面面相觑,这份初稿主旨原本就是出自于钱思涵的灵感,哪怕是当初她们和白灵菲在一个组的时候,这也绝对完全都是出自于钱思涵的原创。 下一秒,二人的目光便同时望向白灵菲和柳萱,只见柳萱落落大方的耸耸肩膀:“原本我和灵菲各有一份设计图,只不过我觉得她的设计更胜一筹,所以自动放弃了自己的那份,她之所以会采用羽毛和宝石做为结合体,据说是之前去原始部落旅行时找到的灵感。” 白灵菲十分淡定的对视上钱思涵的眼睛,云淡风轻的淡淡道:“作品的风格如此相似,我想大概是因为之前我们三人曾在一个组的原因吧,我曾经把自己的设计主旨叙述给思涵听过,大概是因为她们也很喜欢这样的构思,所以也朝着这个方向做了设计图……” “你……说谎!”钱思涵蹭的站起身来,如果不是亲耳听见,说什么她也不能相信这番话是从白灵菲的嘴里说出来的。

下一篇   第100章 失踪